列宁全集第五十四卷

2018-11-04 09:43来源:未知

  

国内第48页

  “这样的联盟”(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巴尔干国家联盟)“就会有可能满足这个在地理上连成一片的地区的文化需要,用无法克服的障碍来阻挡欧洲帝国主义和俄国这个世界强国的推进。对巴尔干问题的其他任何解决办法都只能是暂时性的,不能在一个长时期内满足居住在那里的一切种族和民族的利益。”(第228页)

  “欧洲帝国主义和沙皇政府自然要竭尽全力来反对巴尔干国家的联盟。无论过去和现在,它们共同注意的是如何加剧巴尔干国家人民和土耳其之间相互的仇视和纷争,以便更容易地把这些地区当作殖民地来剥削。土耳其和巴尔干国家的政治家们是否会认识到他们的共同利益,是否会互相接近起来,结束这种毁灭性的战争呢?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那就是为了欧洲资本主义和巴尔干各国王朝的利益而牺牲本国人民的利益。”(第229页)

  罗伯特·利夫曼:《法兰克福五金贸易的国际组织》,《WeltwirtschaftlichesArchiv》[注:《世界经济文汇》。——编者注],第1卷,耶拿,1913,第108页及以下各页。

  评论载于《WeltwirtschaftlichesArchiv》[注:《世界经济文汇》。——编者注],第2卷,第193页,署名赫·耶·尼布尔(海牙)。评论的作者指出,这份报告收入了“受异族统治的各国人民的”代表的简短发言,他们代表“埃及人、印度人、摩洛哥人、格鲁吉亚人、非洲的黑人部落、南美的印第安人,以及欧洲的一些民族,如爱尔兰人和波兰人等”(第194页)。

  “据称,必须同帝国主义作斗争;统治国应当承认从属民族的独立权;国际法庭应当监督大国同弱小民族订立的条约的履行。除了表示这些天真的愿望以外,代表会议并没有继续前进。我们看不出他们对下面这个真理有丝毫的了解:帝国主义同目前形式的资本主义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所以同帝国主义作直接的斗争是没有希望的,除非仅限于反对某些特别可恶的过火现象。”(第195页)[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422页。——编者注]

  值得指出的是,一些资产阶级“帝国主义者”在Weltwirt-schaftlichesArchiv》中也在考察殖民地(至少是那些非德属殖民地)的民族解放运动[注:同上,第421页。——编者注]。

  值得注意的是:1908/9年(正当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被兼并的时候),塞尔维亚有人主张对奥匈帝国作战,其理由是:如果我们战胜了,我们就会使塞尔维亚人脱离奥匈帝国。如果我们战败了,塞尔维亚将被划入奥匈帝国的关税范围。这样也好。反正我们没有什么可丧失的(第11页)。

  “……但是,无条件地承认争取民族自决的自由的斗争,这丝毫也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支持任何民族自决的要求。社会民主党作为无产阶级的政党,其真正的主要的任务不是促进各民族的自决,而是促进每个民族中的无产阶级的自决。”[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7卷第218页。——编者注]№82(1915.5.6)。社论:《帝国主义和民族思想》。

  “莱茵—威斯特伐利亚煤业辛迪加在1893年成立时,集中了该地区总采煤量的86.7%……到1910年则达到95.4%(第11页)……[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38—339页。——编者注]美国钢铁托拉斯在1911年集中了生铁产量的45%……”(其他一些例子:98%—85%,等等)

  “加入卡特尔的问题在单个企业看来,是一件需要考虑赢利才能决定的生意上的事情。和卡特尔的一般作用一样,单个企业采取这一步骤的意义主要也表现在萧条时期。卡特尔活动的必然结果是限制销路,这种限制对于单个企业具有不同的意义,这一点就成了卡特尔和局外人冲突的主要原因。特别是那些有发展能力的企业对这种限制更是难以忍受,因此它们的反抗也最强烈……”(第25—26页)

  “甚至在纯粹经济的活动方面,也在发生某种转变,原先意义上的商业活动转变为投机组织者的活动。获得最大成就的,不是最善于根据自己的技术和商业经验来判断购买者需要,找到并且可以说是‘开发’潜在需求的商人,而是那些善于预先估计到,或者哪怕只是嗅到组织上的发展,嗅到某些企业与银行可能发生某种联系的投机天才。”(第241页)[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42页。——编者注]

  “大企业的领导人随?都能够招雇一些精明能干的律师为自己服务,如果他们自己不善于料理纯粹商业性的业务,他们可以找一些十分内行的商人来帮忙。大家知道,在大企业的总公司工作的,有一批同企业本身毫无关系的人员,甚至包括为公司进行经济宣传的政治经济学博士。”(第242页)

  “在此以前,卡特尔的组成,通常会引起价格和收入的变动,给重工业或原料工业带来好处,使加工工业蒙受损失。由卡特尔的组成引起的价格长期上涨,至今还只出现在最重要的生产资料方面,特别是煤、铁和钾碱等方面,而在成品方面则从来没有过。随之而来的收益的增加,同样也只限于生产生产资料的工业。对此还要作一点补充:原料(而不是半成品)加工工业不仅因组成卡特尔而获得高额利润,使那些进一步加工半成品的工业受到损失,而且它还取得了对这一工业的一定的统治关系,这是自由竞争时代所没有的。”(第254页)[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42—343页。——编者注]

  “愈来愈多的工业部门依附于原料生产的这种现状,表面上看来同它即消费者团体等等有某些相似之处,实际上却完全相反。”(第282页)((利夫曼经常忘记这种差别——注释,第282页。))

  “现在人们在争论:卡特尔是否引起了工人状况的改善(有些人肯定,有些人否定),卡特尔是否体现了合作制和民主制的原则”((契尔施基!!作者反对他:注释,第285页))“或者,对德国来说,由于重心移到了敌视工会组织的重工业方面,卡特尔是否证实它的反民主立场……”(285)

  “英国在外国办理业务的40家银行拥有1325个分行;在南美,5家德国银行有40个分行,5家英国银行有70个分行……最近25年来,英德两国在阿根廷、巴西和乌拉圭投资约40亿美元,从而支配了这3个国家全部贸易的46%。”[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80页。——编者注]((接着谈到纽约也想占据这块地盘的野心和企图……))

  第331页(在另一篇文章中)……“据乔治·佩什先生在《TheStatist》[注:《统计学家报》。——编者注]上发表的最近一篇年度评论的计算,英、德、法、比、荷5个世界债权国向比较不发达的国家输出的资本总额是400多亿美元……”[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80页。——编者注]

  在另一篇论述“南美的市场”的文章中写道:“另一个主要因素,也是美国同南美的贸易额增长的一切因素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由美国贷款,向建筑业和有关企业投资。向南美某个国家输出资本的国家接到大批建筑材料、铁路建筑材料等等的订货,并且大量承包当地政府举办的公共建筑。英国向阿根廷的铁路和银行投资、贷款给阿根廷等事实,极好地证实了这一事实……”(314)

  第95页。银行家尤利乌斯·胡克:《货币问题和社会问题》(第5版),1903。第143页:“没有任何一种银行业务能够获得像发行业务那么高的利润[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70页。——编者注]。发行证券的贴水比什么都高……关于发行工业股票的贴水,人们企图拿发行费用,拿利润率可望提高这两点来解释,但是这种贴水从经济上来看,基本上是一种不应有的利润,根据《DerDeutscheOekonomist》[注:《德国经济学家》杂志。——编者注]的材料,这种贴水的每年平均如下:

  第138页:“整理……股票进行统一清理,它的票面价值日益下降。这种股份资本下降的典型例子就是贴现公司所建立的多特蒙特联合公司。我在拙著《大工业企业的政治经济研究》第1卷(莱比锡,1904)中,详细地考察了这家银行的不幸产儿的金融史。在30年中,由于多次降低股票价值,结果这个公司的帐簿上消失了7300多万马克。现在,这个公司原先的股东们手里的股票价值的5%了“!!(138)[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71页。——编者注]

  “至于银行对它的往来关系的影响大到什么程度,德累斯顿银行于1901年11月19日给西北德—中德水泥辛迪加管理处写的一封信可以说明,这封信是我从《Kuxenzeitung》[注:《矿业股票报》。——编者注]上抄下来的,信中写道:兹阅贵处本月18日在《Reichsanzeiger》[注:《帝国新闻报》。——编者注]上登载的通知,我们不得不考虑到贵辛迪加定于本月30日召开的全体大会,可能通过一些改革贵企业而为敝行所不能接受的决议。因此我们深感遗憾,不得不停发贵辛迪加所享有的贷款。我们请贵辛迪加停止向敝行提出贷款的要求,并敬请贵辛迪加于本月底以前归还应付给敝行的款额。但如此次大会不通过敝行不能接受的决议,并向敝行提出将来也不通过这种决议的相应保证,敝行仍愿就给予贵辛迪加以新的贷款问题举行谈判。’”[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59页。——编者注](146—147)

  “1906年,柏林4家D字银行[注:这四家银行的原文名称都是以字母D开头的。——编者注](德意志银行、贴现公司、德累斯顿银行、达姆施塔特银行)签订了一项协定,根据这项协定的规定,它们互相保证不录用正在这四家银行中的任何一家供职而没有被解雇的职员!”(203)由于职员们的反对,不得不对这项协定作了“重大的

  ?垄断性的合并……火药工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与早先的许多例子完全不同)。还在70年代时,19个火药工厂就合并成了一个股份公司。后来在1890年,它又同自己的一个劲敌合并为一个股份公司:科隆—罗特威尔联合火药工厂。这个大股份公司随后不仅同其他一些火药工厂组成了卡特尔,并且还同上面提到的那个代那买特炸药工厂托拉斯组成了卡特尔。这样就组成了一个德国所有炸药厂的最新式的紧密同盟,后来这些炸药厂与法美两国用同样的方法组织起来的代那买特炸药工厂一起,可以说是共同瓜分了整个世界。”(第161页)[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87页。——编者注]

  “如果领导德国银行的责任归根到底是落在十来个人身上,那么现在他们的活动对于人民福利说来,就比大多数国务大臣的活动还要重要。”(145—146)[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438页。——编者注]

  如果把我们所看到的那些趋势的发展情况彻底想一番,那么结果就会是:一国的货币资本汇集在银行手里;银行又互相联合为卡特尔;一国寻找投资场所的资本都化为有价证券。到那时就会实现圣西门的天才预言:‘现在生产的无政府状态是同经济关系的发展缺乏统一的调节这个事实相适应的,这种状态应当被有组织的生产所代替。指挥生产的将不是那些彼此隔离、互不依赖、不知道人们经济要求的企业家;这种事情将由某种社会机构来办理。有可能从更高的角度去观察广阔的社会经济领域的中央管理委员会,将把这种社会经济调节得有利于全社会,把生产资料交给适当的人运用,尤其是将设法使生产和消费经常处于协调的状态。现在有一种机构已经把某种组织经济工作的活动包括在自己的任务以内了,这种机构就是银行。’我们现在还远远没有实现圣西门的这些预言,但是我们已经走在实现这一预言的道路上:这是和马克思本人所设想的马克思主义不同的马克思主义,不过只是形式上不同!”(146)[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438—439页。——编者注]

  “银行的国民经济职能就是管埋人民财产,这一点已经讨论得很多了。引自兰斯堡在1908年《DieBank》[注:《银行》杂志。——编者注]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在目前,信用经济愈发展,流到银行选定的企业家那里去的资本,在资本总额中所占的比重就愈大。现在银行不仅为每年的储蓄开辟渠道,而且也为以前积累下来的(处于不断更新过程中的)资本总额开辟渠道。首先回想一下‘他人资金’大量增长的情形。在1891年底,德国股份银行中的这种资金为128000万马克;到1906年底已达630500万马克;现在估计约有100亿马克。

  1913年底,单是柏林9家大银行就有51亿马克[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47页。——编者注]。但与此同时,银行成了证券业中更大的资本运动的流通渠道。因而银行尽管有极好的愿望也可能犯错误;它们可能把几十亿资金投错了方向,以致在某种情况下损失净尽。现在几家大银行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左右我国的经济发展。这样,它们对股东们所负的私人经济的责任就变成为对国家整体所负的国民经济的责任。实际上它们把资本纳入了商业和工业的轨道,而且首先是纳入大的重工业企业,其次是纳入地产(从前是贵族的庄园,现在是大城市中的出租的房产)。因此,德国的炼铁工业和大城市获得了急剧的发展,前者仅次于美国,后者甚至在赶上美国这个样板……”(第12页)

  银行业的“民主化”[10]!!把英国和德国比较一下,英国有一英镑一张的股票,在德国最低是1000马克(第111页)[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64页。——编者注]。贴现票据的平均票面额:德国是2066马克(国家银行);法国是683法郎(法兰西银行)。

  “从前,在70年代,象年轻人那样放荡的交易所利用股票有利可图的机会,开辟了德国的工业化时代,而现在银行和工业已经能‘独立应付’了。我国大银行对交易所的统治(同证券授受展期交易有关,但不仅仅与此有关)正表明德国是一个十分有组织的工业国。如果说这样就缩小了自动起作用的经济规律的作用范围,而大大扩大了通过银行进行有意识的调节的范围,那么少数领导人在国民经济方面所负的责任也就因此而大大加重了。”(101)[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54页。——编者注]

  (引证)阿·勒文施坦:《符腾堡信用银行制度史及其同大工业的关系史》……《ArchivfǖrSozialwissenschaft》[注:《社会科学文库》。——编者注]。增刊第5期,蒂宾根,1912。

  “……主张发行小额股票的人首先认为,这种股票可以使工人参加工业,从社会政治观点看来,这是把工人的利益同企业主的利益结合起来的最好办法,也是使工人以现代形式分享利润的最好办法。”(第110—111页)——(关于一英镑的股票)

  在论“有价证券的投机”的一节(第111页及以下各页)中,坏蛋舒尔采-格弗尼茨不是去揭露银行的投机活动((参看《DieBank》[注:《银行》。——编者注]杂志,埃施韦格等人)),而是用一些空话来支吾搪塞:“如果我国的银行都成了投机公司……那就是……德国国民经济的破产……”(112)((“如果”))……挽回我国“实业界”的“体面”,而且我国的银行职员被禁止在别家银行进行投机活动(在大城市里,这当然是容易对付的!!)……而银行经理呢?要知道他们都是一些“知道底细的人”(“Wissenden”)!!这里靠法律也无济于事,必须“加强商人的荣誉感,使他们更加意识到自己的身分……”(113)

  {空线家大银行及其附属银行,支配着113亿马克,即约占德国银行资本总额的83%。德意志银行及其附属银行支配着约30亿马克,与普鲁士国有铁路管理局同为旧大陆上资本聚集最多、而且分权程度很高的企业……”(137)[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47页。——编者注]

  银行之间的协定:达姆施塔特银行想同柏林市就“有利地使用”泰姆佩尔霍夫区问题缔结一项协定,利润为10%。后来德意志银行缔结这项协定时,达姆施塔特银行已经参加它的集团了!!(第139页)“……这样的银行团自然倾向于达成价格协定……”

  “普鲁士—德国的兵役制训练人们有纪律地集体劳动,从而为大企业,特别是银行业,做了重要的准备工作。即使从政治上考虑这种制度已经没有必要,那么,为了提高经营强度,把它当作资本主义大企业的预备学校,还是应当实行的……”(144—145)

  “在30年前,不属于工人体力劳动范围以内的经济工作,9/10都是由自由竞争的企业家来做的。现在,这种经济上的脑力工作9/10都是由职员们来担任了。在这一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的是银行业(151)[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55页。——编者注]。在大银行企业中,职员就是一切,甚至经理也不过是本机关的‘仆役’……”

  “随着银行的日益集中,只能向愈来愈少的机构请求大宗贷款了,这就使大工业更加依赖于少数几个银行集团。在工业同金融界联系密切的情况下,需要银行资本的那些工业公司活动的自由受到了限制。因此,大工业带着错综复杂的感情看待银行的日益托拉斯化联合成或转变为托拉斯;的确,我们已经多次看到各大银行康采恩之间开始达成某种限制竞争的协议。”(第155页)[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56页。——编者注]

  “要使我国的银行能够把流到它手中的资本转入国外投资的轨道,从主顾方面来说,必须有相应的私人经营的前提。主要的刺激因素就是要使这样的投资比国内投资的利润率更高;在国内,资本财富日益增加,利率不断下降……

  “现在德国是一个典型的‘在国外经营的企业主’,而法国正在形成一个食利国,英国也有这种苗头。……如果说现在的世界具有盎格鲁撒克逊的面貌,那我国银行所做的却是靠铁路、矿山、种植园、运河及灌溉工程等等,使这种面貌具有德意志精神的特征……”(164)

  (a)法、英、德三国都是债权国。英国和法国这两个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强国是政治银行家。那里,国家和银行界二位一体。譬如,法国政府和里昂信贷银行就是这样。爱德华七世和厄·卡斯尔[11]爵士的友谊也是这样。法国想在政治赌博中赢得头彩,把几十亿的金钱压在俄国这一张牌上。俄国拿到了法国的钱,竟以政治债主的身分出现于远东(中国、波斯)。作为债主的法国,紧紧地抓住西班牙和意大利,使它们在阿尔赫西拉斯象债户那样为法国效劳。法国曾经打算贷款给科苏特内阁而拒绝贷款给屈恩伯爵,要贷款,就要‘以退出三国同盟作为条件’。英国这个政治债权国把不列颠世界帝国重新联合了起来,所以它不怕自己的统一公债的行情受到压力。宗主国对发行殖民地国家债券给予充分保障,使得象纳塔尔这样半开发的新地区竟能享受到比早就获得巩固的堂堂普鲁士更为优惠的贷款,虽然普鲁士有大量铁路、国有土地等财富。这种信贷联系是‘各种利益的结合’,而这种结合的力量也许比张伯伦的优惠关税在任何时候所能具有的力量更为强大。不列颠债权国越出帝国内部联系的范围,使日本成为自己的政治藩属,使阿根廷处于殖民地的附属地位,使葡萄牙受到公开的债务奴役。葡属非洲那些佩金绦带的总督不过是不列颠的傀儡而已……”(165)

  “……总额德国在俄国的资本总额估计有30亿。如果注意到使我国银行获得高额利润的正是俄国的有价证券,那就会了解,为什么我国的银行要偏爱这个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债务国。”(166)

  “毫无疑问,世界上至今还没有被作为殖民地加以瓜分的那些半文明的国家,在争取政治独立和经济独立时,无论从哪一个欧洲强国都不可能得到象德国这样无私的援助。中国、波斯、土耳其都知道德国没有任何领土野心。”(167)

  “……国内敌视自由思想的环境,也有碍世界政治思想深入人心。我们离实现‘imperiumetlibertas[注:“帝国和自由”。——编者注]这一口号还远得很,而盎格鲁撒克逊人(从克伦威尔到罗得斯)所取得的那些丰功伟绩,都应归功于这一口号!”(168)

  “……我们希望更清醒地来承认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登上舞台已经晚了。德国国外银行的活动很象一个渴望有所作为的青年的极有前途的活动,但是世界上大部分地方已被那些幸运的人所占有,这位青年人已经无法插足了。在不列颠这个世界帝国(法国和俄国就根本不用说了)内,简直找不到一个德国的银行机构,然而却硬说,不列颠人控制全世界是为了一切人的利益。德国国外银行体系的前途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下述政治任务解决得如何:即开放世界上尚未被人占领的地区,复兴穆斯林世界,在非洲建立德意志殖民帝国……”(174)

  “从1873年5月9日这一天到现在已经有10年了,用舍恩兰克的夸张说法,这一天是卡特尔产生的日子,是经济高涨的丧钟敲响的日子,也是弗·克莱因韦希特发表他那关于卡特尔的著作的日子。”(216)

  “我们可以从1860年以前的时代里举出资本主义垄断组织的个别例子;从这些例子可以看出现在极常见的那些形式的萌芽;但是这一切无疑还是卡特尔的史前时期。现代垄断组织的线年代的事。垄断组织的第一个大发展时期,是从19世纪70年代国际性的工业萧条开始,一直延续到19世纪90年代初期。”(222)

  “如果从欧洲范围来看,60年代和70年代是自由竞争发展的顶点。当时,英国建成了它的那种旧式资本主义组织。在德国,这种组织同手工业和家庭工业展开了坚决的斗争,开始建立自己的存在形式。”(同上)

  “大转变是从1873年的崩溃时期,确切些说,是从崩溃后的萧条时期开始的;这次萧条在欧洲经济史上持续了22年,只是在80年代初稍有间断,并在1889年左右出现过异常猛烈然而为时甚短的高涨……”(222)

  “……在1889—1890年短促的高涨期间,人们大力组织卡特尔来利用行情。轻率的政策使价格比没有卡特尔时提高得更快更厉害,结果所有这些卡特尔差不多全都不光彩地埋葬在‘崩溃这座坟墓’里了。后来又经过了5年不景气和价格低落的时期,但是这时笼罩在工业界的已经不是从前那种情绪了。人们已经不把萧条看成什么当然的事情,而认为它不过是有利的新行情到来之前的一种间歇。

  于是卡特尔运动进入了第二个时期。卡特尔已经不是暂时的现象,而成了全部经济生活的基础之一。它占领一个又一个的工业部门,而首先是占领原料加工部门。早在19世纪90年代初,在组织焦炭辛迪加(后来的煤业辛迪加就是仿照它建立的)时,卡特尔就创造了后来基本上再没有发展的组织卡特尔的技术。19世纪末的巨大高涨和1900—1903年的危机,至少在采矿和钢铁工业方面,都是第一次完全在卡特尔的标志下发生的。当时人们还觉得这是一种新现象,而现在社会上则普遍认为,经济生活的重大方面通常不受自由竞争的支配,是一种不言而喻的事情了……”(224)[注: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36—337页。——编者注]

  列宁很早就注意到了资本主义发展中的新现象。他在1895—1913年写的一系列著作中揭示和分析了帝国主义时代的某些特征。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列宁着手对资本主义发展的垄断阶段进行全面的研究。由于革命斗争的需要,他从1915年中起,特别加紧了这方面的研究工作,开始编参考书目、拟大纲、作摘录、写札记。1916年初,列宁应彼得堡孤帆出版社之约,开始撰写《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2月上半月,他从伯尔尼移居苏黎世。在那里,他继续收集和整理有关材料,除充分利用苏黎世州立图书馆的丰富资料外,还从其他城市借阅了一些参考书籍。列宁在准备写作的整个过程中共作了15本笔记,分别用希腊文字母编了号(从“阿耳法”到“奥米克隆”),此外还作了《“布雷斯福德”笔记》和整理了其他材料。列宁写完《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并于1916年7月初把手稿寄往出版社以后,仍然继续收集有关帝国主义问题的材料。《“埃格尔哈夫”笔记》和《关于波斯材料的笔记》等就是在这个时期作的。

  《关于帝国主义的笔记》收载了上述共20本笔记,此外还收了列宁在1912—1916年期间所作的有关这个问题的单独札记。笔记都是用有关著作和报刊的原文摘记的。这些材料最初以原文和俄译文对照的形式,分别发表在1933—1938年出版的《列宁文集》第22、27、28、29、30、31卷。《笔记“δ”(“迭尔塔”)》因发现较晚,直到1938年才译成俄文,在《无产阶级革命》杂志第9期上首次发表。1939年苏联将上述全部材料(原文摘录均译成俄文)用《关于帝国主义的笔记》这个书名编成单行本出版。《列宁全集》俄文第4版和第5版收入此书时,基本上未作变动,只分别对1912—1916年期间的单独札记部分作过增删。

  [3]《取得政权的道路》是卡·考茨基写的,1909年在柏林出版。列宁在《国家与革命》第6章中说该书是“考茨基最后的也是最好的一部反对机会主义者的著作”(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31卷第106页)。——5。

  [4]巴塞尔宣言即1912年11月24—25日在瑞士巴塞尔举行的国际社会党非常代表大会一致通过的《国际局势和社会民主党反对战争危险的统一行动》决议。宣言谴责了各国资产阶级政府的备战活动,揭露了即将到来的战争的帝国主义性质,号召各国人民起来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宣言斥责了帝国主义的扩张政策,号召各国人民为反对一切压迫小民族的行为和沙文主义的表现而斗争。宣言写进了1907年斯图加特代表大会决议中列宁提出的基本论点:帝国主义战争一旦爆发,社会党人就应该利用战争所造成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来加速资本主义的崩溃,进行社会主义革命。——5。

  undStatistik》)是德国资产阶级的经济学杂志,1862年由布鲁诺·希尔德布兰德创办,在耶拿出版,通常每年出两期。1872—1890年由约翰奈斯·康拉德编辑出版(1872年起协助编辑,1878年正式出任编辑)。1891—1897年由威廉·莱克西斯编辑出版。——11。

  [6]德国电气总公司(也译德国通用电气公司)是德国电气工业最大的垄断组织,1883年成立。它同德国另一家电气托拉斯西门子公司一起垄断了德国电气工业。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在34个国家设有子公司和代办处。战后,它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境内的企业被收归国有,在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企业仍属原资本家所有。1966年同无线电器材公司合并,改称德国通用电气—无线年改称通用电气公司。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是美国最大的电气托拉斯,也是资本主义世界实力最强的垄断组织之一。它成立于1892年,主要由摩根财团控制。产品范围极广,从家用电器直到发电机、电力机车。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是军需品主要供应者之一。战后又从事核武器、喷气发动机的生产。在国外设有子公司。

  [7]指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纲的第9条。这一条宣布“国内各民族都有自决权”(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7卷第427页和《苏联共产党代表大会、代表会议和中央全会决议汇编》1964年人民出版社版第1分册第38页)。——19。

  [9]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系统地论述了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的生产社会化问题,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用来回避和模糊马克思的社会化概念的所谓“交织”、“不存在孤立状态”等说法,作了进一步分析和批判(参看《列宁全集》第2版第27卷第340、341—342、437—438页)。——37。

  [10]这里说的银行业的“民主化”是指所谓股票所有权的“民主化”。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根据一些国家发行小面额股票、部分劳动人民握有少量股票的情况得出结论说,所有权已分散,劳动人民变成了资本家。列宁对这种所谓资本“民主化”的理论的分析和批判,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6卷第269—270页和第27卷第363—364页。——42。